标签: 发球裁判员在宣判发球违例时

羽毛球裁判法:裁判员对于发球的处理方法

在羽毛球裁判法中,对于羽毛球裁判的工作方法有着明确的规定。在羽毛球比赛中,在运动员发球时,对于不同球的处理,裁判员工作法也有相关规定。

发球员在接发球员未作好准备时把球发出,应判作“重发球”。但是如若接发球员已作了还击,则应认为已经作好准备。有时裁判员一定要凭自己的经验才能区分什么是接发球员没作好准备,什么情况是接发球员对球的落点判断错误而没还击。

遇有发球员挥拍未击中球,待球落地后裁判员报“违例”(以前旧规则曾规定过未击中球作重发球处理)。

羽毛球比赛发球时球擦网过网与不擦网过网一样处理。如果球过网后落在规定的发球区内仍为有效,落在规定的发球区外为界外违例。注意,不是作重发球处理。

应判重发球。如:发球裁判员判发球员,发球过手违例,裁判员判接发球员提前移动违例,裁判员应判此球“重发球”。

羽毛球:教你一招之什么是发球违例

按规则规定,运动员发球时在球拍击中球的瞬间,整个球即球的整体而不仅仅是球头,应低于发球选手的腰部,腰部指的是发球选手最下面一根肋骨的水平延长面,如果球的位置高于腰部即为发球过腰;当发球选手在击球的瞬间,其拍杆应指向下方,使整个拍头明显低于发球选手的整个握拍手部,否则即为发球过手。

除上述两类最常出现的发球违例外,还有其它一些现象也属违例。如发球时,球挂在网上,停在网顶或过网后挂在网上属于违例,判发球一方失误。除发球外,球过网后挂在网上或停在网顶,应重发球;双打比赛时,发球选手或接发球选手的同伴站位不限,即可站于球场的任何一个地方,但不得阻挡对方发球选手或接发球选手的视线;发球时选手的球拍应首先击中球托,如果击球点不在球托上为违例;比赛中击球时,球停滞在球拍上,紧接着被拖带抛出为违例。

还有发球区错误,如果发球区错误,在下一次发球击出前未被发现,则错误不予纠正;如果发球区错误在下一次发球击出前发现,若双方都有错,或犯错一方赢了这一回合,则判重发球,若犯错一方输了这一回合,则错误不予纠正。

裁判员发球期的工作

从发球开始到发球结束的一段时间为发球期(详见发球裁判员),在有发球裁判员时,宣判发球违例是发球裁判员的职责(见发球裁判员),裁判员主要是负责看接发球员在接发球时是否违例,但作为一场比赛的主持者,裁判员仍应注意发球员的发球情况,这样在解答运动员提出的申诉时,才能有自己的观点依据,才能有力地支持发球裁判员的判决,或在遇有情况特殊时可向裁判长提出自己的看法。再则,作为裁判员,要能准确判断接发球员的违例,如接发球员的脚提前移动,就定要确切地知道发球的开始时间川结束时间,因此,裁判员在注视接发球员的同时,眼睛的余光要能看到发球员的整个发球动作。并且在发球时,发球员做了挥拍动作但未击中球为违例,将失去该次发球权,而不是重发球,这也是裁判员宣判的职责。所有这些都要求裁判员在发球员发球时,既要看接发球员,同时也要注意发球员的动作。

接发球员在接发球时,应站在规定的发球区内,任何一脚不能踩线或触线,这一情况比较容易看清和宣判,但裁判员一定是要在发球员开始挥拍发球后才能宣判。在发球员的球拍开始挥动到击中球之间的一段时间里,接发球员的任何一脚不能提起或移动,这一违例多数发生在双打比赛中。因双打比赛时,发球员大都是以发近网球为主,接发球员如果在发球员的球拍击中球前即提前向前移动,当来球刚过网时就能在高处实施扑杀,给发球员造成很大威胁。由于发球员的球拍击中球和接发球员脚的起动都是在极快的瞬间发生的,所以裁判员一定要将发球员和接发球员双方的整个动作同时收进眼底,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当然在单打比赛的接发高远球时,有些运动员有习惯性提前后退的现象,从规则条文分析属违例,但在临场判罚中不判的居多。但如果是明显提前移动,应宣判“违例”。作为同一名裁判员来讲,对同样情况的判罚尺度应该一致,如决不能一般情况下没有判(尽管很多人对此也不会有意见),而在比赛关键时却判一个,虽然也符合规则,但这是裁判员判罚尺度不一、不公正的表现。

在发球员发球时,接发球员不能以任何行动或叫喊干扰发球员的发球。比较常见的接发球干扰,是接发球员在双打比赛接发球时,站在贴近前发球线处高举并不停地晃动球拍,威胁发球员发近网球。如果单是高举球拍这是允许的,问题是不能摇晃球拍。双打比赛发球时,发球员和接发球员的同伴可以站在本方场区的任何位置,但他们都不能因此而影响对方发球员或接发球员的视线,否则就属于“干扰”违例。在实际比赛中,这种情况往往是由视线被挡的接发球员提出后,裁判员提醒发球员的同伴移动位置,不要遮挡接发球员的视线。一般来说发球方是会听从裁判员的劝告的,如不服从裁判员的劝告,就应判违例。

只有站在发球员斜对面发球区的接发球员能接发球,如果接发球员的同伴回击了发来的球,或不等球落地在空中就用拍或手将球接住,都属违例,哪怕发来的球非常明显地飞人错误的接发球区,也只能等球落到地上,才算发球出界。

对这一情况的判断与处理是羽毛球裁判工作的难点之一。如错误的发生是在发球前期,此时能及时发现错误并纠正,可免去不少麻烦;一旦球发出,裁判员就不能停止比赛来纠正错误,而一定要等成了死球后再行处理。发球区错误包括:①发球员站在错误的发球区发球,如应站在右发球区发球的,却站在左发球区发球。2发球顺序错误,是指不该轮到发球的运动员发了球,在双打比赛时,一方多了一次发球权或少了一次发球权,例如,一方失去了第发球后本应还有第二发球,但裁判员报了换发球;一方第二发球时输了,本应换发球,裁判员却报第二发球。又如甲与乙单打比赛,辰比4甲方发球胜了该球应为5比4,但裁判员误以为是乙发的球,所以仍报了“换发球4比4”,这也是发球顺序错误。③双打比赛时,接发球方顺序错误。双打比赛的接发球方只有顺序错误没有方位错误,例如,甲方从右发球区发球,此时,应该是乙1在右发球区接发球,而实际是乙2站在右发球区接发球,接发球区没错,但庭接发球员错了,这属接发球顺序错误。裁判员对发球区错误的处理如下:

在实际比赛中,有些裁判员由于裁判工作方法和经验的问题,造成对场上出现的发球区错误不能及时发现或纠正,任由运动员随时变动,使场上的发球方位和顺序处于混乱无序的失控状态。因此,正确使用记分表,并且在球发出前及时检查,发球区错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发球员在接发球员未做好准备时将球发出,应判作“重发球”。但是如果接发球员已作了还击,则应认为已经做好准备。在双打比赛中,有关接发球员是否做好准备的情况比较多见,裁判员要凭自己的经验才能区分什么情况是接发球员没做好准备,什么情况是接发球员判断球将落在界外而没还击。

羽毛球比赛发球时球擦网过网与不擦网过网一样处理。如果球擦网顶过网后落在规定的发球区内仍为有效;球擦网顶过网后,落在规定的发球区外为“界外”违例。注意,不是作重发球处理。

应判重发球。如:发球裁判员判发球员“发球过手违例”,裁判员判接发球员提前移动“脚违例”,此时裁判员应判“重发球”。

全英赛8次被判发球违例 中国羽军陷入发球风波

谢/张当日以21比16拿下首局,但接着以18比21和17比21连负两局,无缘第二轮。赛后张亚雯表示,担任本场比赛发球裁判的英国人克·泰勒在关键时刻多次判罚他们发球过腰违例,是导致他们失利的主要原因。她告诉记者说:“其实我们今天的状态还行。第一局赢了之后,第二局我们的速度有点慢,但裁判今天至少判了我们8次以上的发球违例,尤其是在关键时刻,比如相持或者我们追分的时候。”

卢斯基科则否认受到了裁判的偏袒,她说:“裁判同样也判罚了我们发球违例,我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的。”当记者追问她裁判判了他们多少次违例时,她说:“有几次吧。”

张亚雯透露说他们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上次在西班牙世锦赛时我们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2006年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世锦赛上,谢/张在第二轮碰到一对俄罗斯选手时,被裁判判罚了创纪录的11分。赛后,中国队员们普遍对裁判的判罚提出了质疑。

丁宁称裁判施加压力 发球违例因受判罚影响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2日 03:46进入复兴论坛来源:东方网手机看视频

中新网伦敦8月2日电(记者沈晨(微博))世界排名第一的丁宁加油在伦敦遭遇“发球危机”,来自意大利的裁判班格丽四次判罚丁宁发球违例,导致夺冠大热倒灶。

8月2日下午,伦敦奥运会乒乓球(微博)女子单打决赛中,被裁判出示红牌的丁宁1:4不敌队友李晓霞加油,失去了完成“大满贯”的机会。长期被丁宁压着一头的李晓霞则在奥运会的舞台上完成“自我救赎”夺冠。

根据历史记录,李晓霞与丁宁交手过10次,前者处于下风。在关键比赛中,丁宁全部胜出。奥运会一役,李晓霞实现“自我救赎”,走出了大赛遇丁宁不胜的怪圈。

李晓霞在赛后直言,她不仅战胜了对手,也战胜了自己。她告诉中新社记者:“教练李凖在赛前一直叮嘱我,要释放自己的所有的能量,打得更狠一点。过去的比赛,我不是输给了对手,而是输给了自己。今天,我终于战胜了自己。”

丁宁在赛后表示,她不仅是输给了对手,还输给了裁判。哭红了双眼的她说:“今天在场上,状态出色的李晓霞给了我很大的压力。同时,裁判也在给我施加压力。我和李晓霞势均力敌,但是裁判的判罚直接影响了我的情绪,最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发球了。”

当天的比赛,李晓霞进入状态较早,一上来正反手轮番进攻,以11比8赢得首局。第二局,李晓霞乘胜进一步扩大优势,以14比12再下一局。丁宁在第三局找回了状态,以11比8扳回一局。

第四局成了比赛的转折点,大比分落后的丁宁本想在这一局比分扳平,但她遭遇“发球危机”,几次发球被判违例,被罚2分。最终,李晓霞以11比6再赢一局。第五局,心态受到严重影响的丁宁以4比11落败。(完)

发球违例四次被罚 丁宁:这样的裁判历史上少见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2日 14:44进入复兴论坛来源:新民晚报手机看视频

多少年后,人们再提起伦敦奥运会的乒乓球赛,或许依然不会忘记丁宁那双流干了泪的眼。4年,等待或许过于漫长。但今天的挫折,是丁宁人生道路上必经的一段“风景”。

这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午后,中国选手会师女单决赛,丁宁实力稍强于李晓霞,但谁也不敢保证,金牌一定会落到她手上。

但裁判四度判罚发球违例,丁宁因此三度落泪,因为发泄情绪,还被出示了红牌,丁宁可能没预料到,决赛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翻译甚至带着官员到场地边沟通,可是无济于事。

1比4,丁宁没能扭转颓势。她委屈极了,哭得稀里哗啦,走进混合采访区时,眼睛已经红肿。“我今天不仅输给了对手,也输给了裁判。这样的裁判在奥运历史上也少见。”“裁判有时说我抛球不够高,有时说我抛球不够直,最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发球了。”丁宁的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

就在她身边2米的距离,李晓霞也在接受采访,她也哭了,这是幸福的泪水。“我输给丁宁的次数太多了,但以前输球,不是输给对手,而是输给自己,用教练李隼的话说,就是我不够狠。今天我放下了包袱,狠狠地打,完全释放了能量,终于圆了奥运金牌梦。”

“丁宁,沙拉拉主席在混合采访区的入口等你。”一遍遍重复着自己的心情,眼泪流干了,干了再流。听到身边志愿者的提示,丁宁转过了身,朝沙拉拉走去。

在沙拉拉眼里,丁宁是个真诚、善良的孩子,“她只是经验不足。”看到丁宁,沙拉拉就像见到了孩子,眼里透着长者的慈祥。“下回裁判不能再对我这么严了。”小姑娘的一席话,有点撒娇的味道,逗乐了在场的所有人。

丁宁被判罚是发球环节。沙拉拉解释,“发球时,裁判认为这个球往内侧扔得多一点、少一点,就好像足球裁判判罚拉扯犯规一样,很多时候全凭自己的判断。”他架起了双臂,模仿足球运动员在球场上冲撞、拉扯的动作。“有的比赛,裁判对这个动作判了犯规,但换个裁判可能就不这么判。”

沙拉拉说到关键处,一脸严肃。“如果裁判真的犯错,我们会进行处罚,但是今天只是尺度的问题。”他强调,“乒乓球一局比赛就有11分,一次判罚只有1分,远不像足球比赛进个球那样,有决定性作用。胜负的关键还要看选手的实力和心理素质。”

沙拉拉还宽慰丁宁,“不管怎么说,金牌还是中国队的。”临别前,沙拉拉还给丁宁提出了期待,“接下来的团体赛,我希望你的霸气能够再现。”